Xelenore_

诚招酒友。是个好人。

谢谢宝!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www

就算忘了也不告诉你:

-bgm总是设置不好,抱歉重新发一次(土下座


-@Cloudsunlight 阿择HBD!没啥能送你的QAQ 就送篇文给你


-是个关于睡觉和告白的小故事,本来想以bgm的名字为主题,失败了,但歌真的很好听呀去听嘛民那听了的都是美少女美少男


-我话咋那么多····其实就是很早之前的想的梗啦然后把几个片段零零碎碎地凑在了一起


-这是我第n个小号啦,不想用大号发~当然大号也是小透明哦


-标题意思是“我们睡着了”hh


-我太啰嗦了(叹气







二宫和也正躺在床上睡觉,他呼吸起伏的程度不大,嘴稍稍张着,双眼轻稳地闭着。种种迹象说明他正深眠着。



房间里的空调正常运行着,窗帘很厚,严严实实地遮住了窗户,所以室内一片昏暗,根本分不清是几点。而二宫又没有用手机设置闹钟(自从好久以前他那个机关枪铃声经常把他吓醒之后),原来都是靠某位恪守时间的同事在知晓他行程的情况下,准时给他打morning call,他才得以从不在工作时迟到,但现在却不一样了。morning call没有了,虽然他仍旧能够准时起床。



为什么?




那个同事和他睡一张床上,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20cm,有的时候还是负的,怎么可能会出现不按时起床的情况?



不...还是有可能的。人在做了一些提别消耗体力的事情之后,第一想的就是睡个天昏地暗呀。




所以现在当二宫安稳地沉浸在睡眠状态时,躺在他身旁的男性同事、他的恋人,樱井翔,也香甜地睡着,头偏在了枕头的一旁。

但那一旁并没有靠近二宫的枕头,而是随着他的头徘徊在床的边缘。他的头快要悬在床的外面了,但他仍旧睡得安稳。他没有横睡,没有将腿放在二宫的身上,他的下半身与二宫的下半身平行,但上半身快要与平躺的二宫垂直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其实他们刚睡在一起时,一周里得有8天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地上睡了。

被他叫醒的二宫告诉他说,自己总是要踢被子,而且必定要将一整条或两整条腿搭在二宫的身上,有时还会用充满装饰性肌肉的手臂特别重力的打在他的肚子上。

尽管樱井解释过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大场面的打斗梦,还搬出自己曾在节目上说过的,一人睡时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变得全裸并且头已经探出了床边的窗外这一不争事实,企图向二宫保证自己会努力调整睡姿,在睡梦中也克己,以正直得体的平躺姿势安稳入睡,然而二宫也不妥协,他一次又一次给出“下次在这样睡相差我们就分床睡”这样威胁的话语,却也一次又一次被对方饱满的富有弹性的唇吻住,而将自己说的话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扯远了...



樱井在之后也有好好地重复自己与二宫达成共识的3条准则:

1、不能踢被子,不能莫名其妙把衣服睡得没有了

2、踢了被子动作弧度也不能太大,衣服睡得没有了也不可以觉得冷,觉得冷了感冒了也不许向二宫撒娇 

3、睡相不好可以,不能吵醒二宫。



前2条是最后1条的必要条件,最后1条是前2条必要前提。不可提出异议的辩证关系。




但每当他们不可描述一番之后,准则全都灰飞烟灭了。事后樱井会圈住二宫,将头抵在他的肩颈处,用鼻尖感受对方耳朵持续不退的高温,将自己的吐息对准对方,那因为害羞而不愿正面面对他而留给他的,肌肤光滑带着汗水的裸背上。




总而言之,他的睡相不像过去一个人睡时那样差了,可喜可贺。










那他们没有谁在一张床上———就是还没有同居的时候,二宫又是怎样入睡的呢?


在所有他们耳鬓厮磨在一起的某一个晚上,两人都昏昏欲睡时,樱井曾向二宫打听过。


“ニノ,你一个人睡那么多年,现在多了一个我,会觉得不习惯吗?”


“......翔さん,你确定要在我快睡着的时候跟我聊家常的话,不介意告诉你我马上就愿意一个人睡。”


“かず......”樱井翔用他最得意的低音,凑近了本就离得不远的二宫的耳旁。


二宫最受不了他这样。“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就是了,不要再往我耳边吹气了...”


他翻了个身,与樱井拉开了一点距离,以正面对着他。房间里只有墙边橙黄的夜灯的亮光,听不见性能良好的空调运作的声音。对方模糊的身体线条在自己近视的眼里更加模糊了,他便拉住对方的手腕,叹了口气。



“你也知道虽然我对别人说我家只有一畳大,但我家真的是一畳的几千倍那么大哦,但我一个人住,就会显得空荡荡的。我的床并不是放在卧室的中央,也不是床头靠墙,而是必须床头和床的一侧要靠墙····很不和谐对吧?对那么大的房间来说。“


”也可以吧,这也是一个人睡的一种选择啊。“


“真的吗?那我在床上放了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抱枕、玩偶也没问题?我想想...小的tsum tsum有6只,枕头旁边一边3只,靠近墙的那一边有两只大仓鼠、两只兔子、一只我二十代初就陪着我的柴犬,一只带着睡帽的熊···然后我抱着的是软绵绵的两只企鹅。这是我的选择。嗯N's choice。”



樱井翔仍凭二宫摩挲着自己的手腕,听着对方用软糯的声音说着特别可爱的话,特别想吻他,实际上他也这样做了。



一个轻柔的,充满爱意的吻落在了二宫的唇上。樱井能够感受到捏着自己手腕的汉堡手加紧了力度。


”我是发现了good-looking guy意外的少女纯情的一面吗?“


”你快以光速滚。哪里少女了?你一个人睡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当你背对着墙,脸朝向房间时,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就不会有什么虫呀鬼呀正在飘来飘去的吗?我家楼层高,在200多楼上,但还是会出现蟑螂啊蜘蛛啊这种不知道为什么存在的生物......我知道你会说那翻过身睡不就好了吗,但是你想啊,翻过身,你就面对的是硬邦邦的墙,挺有安全感的,不过你的背呢?有被子的抵挡,但也没办法改变你已经把整个背面都暴露在了妖魔鬼怪的面前这一事实了呀?“



没料到二宫居然在这个话题上那么能说,樱井有些意外却也有些开心能听到对方这些对于细节的纠结。


”那你平躺的时候呢?会觉得安心一点,还是一半一半?“


”平躺的时候···我会把一直企鹅放在我头的右边———也就是不靠墙的那一边,然后尽量闭紧眼睛,想着啊有企鹅さん守护我是安全的快点睡着吧明天不要平躺着睡了······之类的。“

二宫不再摩挲樱井的手腕,他向前凑了一些,将头埋在对方结实的胸膛里,把手环在对方腰上,示意他抱住自己。说了那么多话,他更困了。





樱井用手搂住了对方的背,待在两个人盖的同一床被子里,他觉得像一杯热茶一样的温暖的幸福泡着他有力跳动的心脏。


半年前的告白果然是正确的,他们俩作为同事、同团成员,在一起的那么多年,面对镜头有真情流露也有小剧场安排的戏特别多的设定,他们两人都不亦乐乎。但被称作头脑组的两人,对于自己的恋爱却意外的反应迟缓,或者都在有意逃避。常有氛围、感觉都到位了的时候,但他们都出于自己所认为的理智而没有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口。


如果不是再一次无数次地看见二宫一个人待在乐屋里,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腰,另一只手还在拿着手机玩游戏,一副早就习惯了伤痛的样子,他也不会莫名地就发火,拉着对方让他正视自己,被自己骂了一通之后又接受了自己突如其来的告白。


二宫通红的耳垂,低下头而面对他的乱蓬蓬的发梢,颤抖的睫毛,支吾的话语,让樱井想要抱住他,慢慢地听他说完”翔ちゃん,我、我也···喜欢你。“


实际上樱井也做到了。从此他在二宫面前变成了一个说到做到,不,想到做到的人。




然后他用年初同团的松本润先生在番组上对待二宫的方式,那个让自己在一边看着就觉得好气啊还是要保持微笑的方式,借着乐屋的墙来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壁咚,描摹了他的眉头,轻柔地勾起食指刮了下他的鼻子,再用双手捧住他的脸。



他的眼睛盯着二宫下巴痣...上面的唇,上面那薄薄的嘴唇有着可爱的凹陷的弧度,仿佛邀请着他亲下去...




樱井实行了他今天的第二次想到做到。








回忆完了,樱井翔笑着将思绪拉回现实,自己怀里的人的鼻息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平缓又冗长。


-fin-




其实如果按照文的准确时间来算,两人从头到尾都在睡觉hhh

在写的时候想恋爱的心情就澎湃了···嗯让它澎湃吧

最后写告白亲亲那里形容n的唇的梗是我在wb上看到的一个gn说的樱花妹的脑洞,超级可爱啊呜呜呜终于用了好开心

如果有撞梗的gn那说明我们很有缘呀嘿嘿

天地良心,阿择证明部分内容的脑洞都来自好早之前唠嗑唠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20)

  1. Xelenore_就算忘了也不告诉你 转载了此音乐
    谢谢宝!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