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lenore_

诚招酒友。是个好人。

(竹马)Les oreilles agréables

为 @浓度蜜汁粥 怪阿姨双手献上 相叶雅纪不足&有漂亮耳朵的二宫先生




没有文力 只好写段子 只能这样送你礼物别嫌弃w




Happy birthday again & happy Valentine's day!




希望大家每天都能心情美丽 








别问我为什么是棋牌室。












“哗啦哗啦———” 相叶雅纪掀开社区棋牌室门口用来挡风的厚重帘子,里面特有的橙色灯光从他身后漏出来一些,照到对面二宫的脸上,让他有点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麻将洗牌的声音被晚风带到晚上没什么人的街道上,显得有些突兀。


相叶看向眼前的人,穿了件长款羽绒服,带绒毛的帽子把脑袋遮得严严实实的,“Nino......又来了?”


“嗯,”二宫伸手挠了挠藏在宽大帽子下的后脑勺,回答地有点不情愿,“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相叶拉过身前的人,一边责怪一边外走。


二宫乖顺地被他拉到没什么灯光的小巷子里,主动拉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还有藏在黑发里的,一对浅灰色的,类似猫科动物的耳朵。



“不知道为什么,白天不大想出门。” 二宫假装不在意地回答,声音却有些不自然地放轻了一点。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果然还是会不好意思啊…



相叶雅纪看着眼前害羞了还不愿意承认的人,真是又可爱又好笑。






二宫王子被人施了魔法,变成了袖珍小兽,为了破除它,他披荆斩棘,躲过了喷火的大魔王和三头女妖,终于来到了心上人面前。









 第一次头上长出耳朵是在三个月前。


去年平安夜前几天,相叶雅纪去参加了隔壁城市举行的麻将展览会,原本打算平安夜当天下午坐大巴回家,结果被积雪堵在了路上。直到二宫加完班,提着刚领的蛋糕匆忙赶到相叶家,打开门发现屋里还是漆黑一片。


“叫你别去看那个破展览,明明在网上看图片也一样。”

“抱歉啦和也。我这里一直堵着没有动,估计很晚才能到家。你连着加了几天班一定很累了,就不要等我了,先睡吧。”


挂了电话,二宫叹了口气。最近两个人都很忙,整个月几乎没有见面,想着好好给相叶过个生日,没想到最期待庆祝的人却回不来。打电话过去,本想关心关心他,最后反倒自己成了被安抚的对象。二宫躺在沙发上心里有点无力又不甘,还有一点小小的寂寞。




等相叶雅纪到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两点过了。


他打开客厅的灯,看见二宫从沙发上揉着眼睛坐起来,衣服也没换,皱巴巴地穿在身上,脸上还有沙发垫花纹的压痕。头发乱乱的,头上有一对尖尖亮亮的.....灰色猫耳朵?



“雅纪你回来了?”许是睡意还没散去,二宫说话黏糊糊的,像是在撒娇。过了几秒他没听到回答,便转过头看向愣在玄关迟迟不动的人。


“怎么了?”




相叶雅纪看见他的恋人胸前有些散开的领带,客厅灯光下白皙的颈脖,因为刚醒还有些红的脸颊,带着困惑的眼神,微微歪着的头,还有,还有头上那对随着动作颤抖了几下的小耳朵。

相叶雅纪狠狠咽了咽口水。




好、好可爱。






两个人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奇怪的设定。


虽然二宫和也对此非常不屑于顾。



呵,区区猫耳。




根本不及朕万分之一的可爱。







王子的心上人心地善良性格开朗,有世界上最温暖的笑颜,但总会在关键时刻坏心眼。







不得不承认,相叶雅纪特别喜欢这份意外的生日礼物。



尤其是当某天相叶在床上发现除了小兽耳,偶尔还会有毛茸茸的尾巴出现之后。







刚跨完年的第二天,这两个遇到对方就变幼稚的大男孩,从豆腐脑吃咸还是吃甜,到昨天到底该谁洗碗,吵得不可开交相看两厌。冷战持续了两三天,直到二宫中午小憩之后那对耳朵突然又立在他发间,把感冒还没好的二宫衬得更加可怜,好像真的是一只等人来安抚的小兽。



其实是相叶雅纪看到那么可爱的二宫,没能忍住,亲了上去。



因为那场愚蠢的争吵,他们已经连续两三天没有亲吻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从书桌到饭厅,从走廊到床边。温柔又缠绵,叫人心痒痒的亲吻。


“和也的这对耳朵,也能听见声音吗。”亲吻的间隙,相叶凑到那对泛着粉红的兽耳旁,恶作剧般用气声问道。突然感觉有什么细长温热的东西缠上了他的腰。


他用手向后摸了摸,那东西的便软软缠上了他的手臂。他笑意盈盈地去蹭二宫的鼻子,“原来还有尾巴,和也真可爱。”






顺便一提,豆腐脑,还是辣的好吃。







兽耳使用说明。


对恋人气息的强烈渴望是让耳朵出现的关键因素。







“怎么这么晚还在营业,这些大婶们不怕回家晚了家人担心吗。”


“抱歉和也,让你担心了。”相叶雅纪笑着环住面前的人。


“才没有。”嘴上这么说着,却也自觉地往相叶跟前凑了凑。







想要解除魔法,需要以下道具:




到相叶雅纪身边的车票。



恰到好处的身高差。



二宫家和也君要变坦诚所需的勇气。








二宫看着眼前凑近了的相叶,眼里映着远处路灯撒下的柔光,还有头发乱乱,顶着一对软耳的自己。他紧了紧回抱相叶的手,然后抬头迎合对方即将落下的唇。








破除魔法的唯一途径,不过是最简单的,也最叫人害羞不敢说出口的,




心上人轻轻的一个吻罢了。










C、CHU。




ˊ_>ˋ












ps 法语渣




    有没有学法语的朋友 告诉我agréable后面到底该不该加s





评论(1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