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lenore_

诚招酒友。是个好人。

【明猫】花与爱丽丝

cheapter A

相遇在布拉格皇宫前桥上的冬天。

至于最后为什么会去捷克这个小国家过圣诞节,山口真生自己也不知道。


chapter B

慎司靠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睛看了对面好久。

「友也说前年我不在的时候你满世界乱跑,亏你后来自己乖乖回来了。」

真生不可否置地耸耸肩。

咖啡店二楼的落地窗窗帘都拉开,很方便就看得到街上川流的车和来往的人。


chapter A


晚上的广场很热闹。

后面桥上的街头艺人都开始卖唱。

有个女孩喝醉了,凑过身子想吻她抱着吉他的爱人。

最近的地方有个男人在拉大提琴,周围围了好多欣赏的人。


一个亚洲男人。


chapter B

「我之前去欧洲居然没遇到你。」

「这么久没见,不想我?」


「怎么会。」

说话的时候真生没有抬头,继续捣鼓面前浸在咖啡里的方糖。


chapter A

记得最清楚的还是他那双眼睛。


演奏到后面人们都渐渐散开了。才看清他的脸。

也不是特别漂亮引人注意啊,只是刚好被桥上成群的鸽子和教堂后面放的礼花显得特别好看。

刚好特别好看。


chapter B

过了好久山口起身去把店里背景音乐的单曲循环换成了随机播放。

结果回去的时候被拉到了温热的怀里。

不怎么意外的吻落下来映在还带着咖啡苦味的唇上。


chapter A

到最后周围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才发现之前看到的人还在。

笑了。

走上去。


「御惠明希。」

「山口真生。」


chapter A

之前奋力演奏的手握在手中的感觉有点凉,但让人很安心。


chapter B

真生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也只是一瞬的时间。随即又放开了,伸手去揽对面人的脖子,开始回应加深这久违地温度。


店里背景音乐的几个重低音像是重重地敲在了他心上。


chapter A

「说你琴拉得在这儿周围算小有名气。虽然这个时间问好像有点奇怪,不过可以买几张你的CD么?」

「今天没带多少,卖完了呢。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去我住的公寓拿吧,就在这儿附近。」

听到停顿了一下的回答,真生看看看微笑着的人身后还没收拾好的箱子。


「好啊。」

略带笑意的眼神在夜色下显得更迷人。


chapter B

慎司埋头在怀里不太安分的人耳边低声说。

「乖,我刚回来,一会儿去处理一下公司的事。你今天晚上还是在店里等我。」


真生靠着慎司,侧过头看着窗外浅浅笑着说。

「好啊。」


chapter A

一切都这么顺水推舟地进行。


「说起来山口先生,倒是在欧洲难得遇到的同乡。」御惠明希从浴室里走过来,说着气氛的话。山口真生坐在床边突然想到了之前两个人边在路上走边胡闹吹出的各种样子的烟圈。

然后勾人地笑着去揽身上人的脖子。

还是选择陷入燥烂的夜。


chapter B

「对了,听友也说你最近喜欢古典音乐。我在欧洲刚好遇到一些小众CD,貌似还不错就给你带回来了。」


chapter A

之后的几天明希也就顺理成章地一直在他身边。

想着反正有个免费向导在身边也没什么,反正出来也是为了打发时间。

他们去了老广场下面的中国餐厅,逛完了整个温泉小镇,做五个小时车到邻边的德国看一尊不好看的铜像。

像普通情侣一样,在许愿池旁接吻,在温泉眼旁用当地特有的水壶泼得对方全身都透湿。


好像相恋了好多年。


chapter A

一夜情之类的真是很奇怪的东西。

明明不是第一次,明明很短,但有的时候就是让人忘不了。


就像之前看到的深邃的眼睛。


御惠明希正在洗澡,山口真生有些无力地躺在他公寓的床上,不着边际地想着。


chapter A

「喂....明希。」

「恩?」

「我要回国了。明天。」

「...哦。」


男人的声音掺在流水声里传过来听起来有些不清楚。

莫名的挫败感。


chapter A

在欧洲的最后一个上午,山口真生去买了一大堆硬到死的面包,给自己留了两块牛角面包当午饭。


到机场的时候看到了最近很熟悉的身影。


「突然想起来忘记把碟子给你了。还好你还没走。」

「...谢谢。不过你不知道最近盗版碟打击地很厉害么。」


chapter A

山口看了御惠蹲下身整理箱子后擦着地板的衣角很久。


明希站起身后拍了拍手,然后被突如其来凑近的脸下了一跳。

条件性地退了几步。

然后挑了挑眉坏性子的说,「怎么,舍不得了?」


「是Goodbye kiss啦,真小气。」

说着接过箱子头也不回走进了海关。


chapter A

山口在飞机上看了两部电影,在吸烟区站了三个小时。

看烟蒂带着的一点点火星在小山一样的烟灰上忽闪忽闪又灭了。


有个亚洲男人一直在吸烟区,面着嵌在墙上的烟灰缸。他看着看着突然轻笑起来。

好漂亮的眼睛,好漂亮的人。


chapter B

真生光着的两条胳膊被主人晾在被子外面。手摆弄着慎司刚刚给自己的歌碟。


「慎司。」


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敲着光碟外面的壳,感觉和其他的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我好想你呢。」


御惠 明希。


-fin-


=====================

前年的傻逼文艺小清新文风哈哈哈

说是送别人的文拖了四个月才写 还这么短 想起来自己都不好意思【你也知道

非要说的话 这篇大家都在不伦恋啊233【揍

语序措辞什么的现在看着总觉得怪怪的 懒得改放弃了【喂

发来玩w

评论(5)

热度(3)